首 页  煤炭新闻  政策法规  新闻写作  技术论文  项目合作  矿哥矿嫂  矿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价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资调剂  矿山机电  矿工报  在线投稿  记者档案  中国优秀煤炭产业成果图典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列表
谢文峰:风雨过后(小说) 2018/4/21
肖刚醒来的时候,在医院病床上已昏迷了七天了。他微微地睁开了眼,望着氧气瓶里输出的氧气灌入鼻内,左手输入的药液,右手输入的血液,一滴一滴进入自己的血管。有时感到胸口闷得慌,又感到浑身上下痛得难忍。好像千只蚂蚁在身体里涌动,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......
蒋昌明:谁之过(安全小小说) 2018/4/18
艾军(化名)从大学采矿系毕业分配到煤矿工作,刚好与郑宏(化名)同一寝室,他们如漆如胶、称兄道弟。虽然他们都读同一专业,只是阴错阳差,郑宏爱弄文泼墨,故从事那无“经济效益”的政工工作。艾军却天天抱着那厚厚的采掘接替、开......
唐婷婷:一碗姜汤[小小说] 2018/4/17
华强和他媳妇是大学毕业一起分到内蒙古南露天煤矿的,小两口好了两年终于在家长和朋友的祝福下领了结婚证。新婚伊始,本想把婚假请了去云南度个蜜月,可是华强一想到正是检修期硬是把这新婚蜜月一推再推。 “强子,赶紧的,咱二#岩破204机......
王长军:桃花依旧笑春风(小说) 2018/4/16
序 春姑娘把春风带到群山环绕的某个煤矿的时候,百花仙子也悄悄地把鲜花开放的消息在某一个夜晚送来了。煤矿的后山上有几户人家,周围是一片山坡,山坡上全是桃树,桃树本是多情的种子,经不住春风日夜的吹拂,桃花便争先恐后的一朵朵、一簇簇开放了,远远......
刘航彦:铁石头面包心 2018/4/13
“报告王队,污水处理站二期二号提升泵无法启动,一号提升泵只有210³/h,井下目前三台泵,水位增长迅速,这边快扛不住了…”污水处理站夜班班长李永刚在电话里急促的汇报着。此时,污水处理站一期一号高......
谢文峰:没有推迟的“婚期”(小小说) 2018/4/10
宋宇与小丫原定好的婚期,被新娘小丫推迟了,邻居们百思不解。 在矿上,宋宇与同龄人相比,能力和人才都很出众,最近还当上了某掘进队班长。邻居家属一碰到小丫便竖起大姆指说,小丫找了一个好老公。小丫听后,心里乐滋滋的。 为什么会推迟婚期呢? ......
王长军:走向深渊(小说) 2018/4/8 1
一、 大学毕业之后,陈玉成应聘了十二家自己内心本来还有点看不上的单位,却由于种种原因,竟然没有被一家单位录取。陈玉成十分郁闷。不是自己的成绩不好,也并非自己的能力不行,被淘汰的原因竟然是他永远无法改变也无法接受的一个理由:丑。美与丑之间本......
吴康凯:攀龙附凤 2018/3/18
有人说,王宝亮像似一只虱子,喜欢香味,习惯攀龙附凤。他却得意的笑笑,然后伸直五根手指左右晃晃,不肖一顾的说:“你们不懂,这叫人脉财富。”话落,同事们表现出形态各异。有的点点头,表示认可;有人摇摇头,表示不认可;也有人......
蒋昌明:董事长扶贫 2018/3/14
鼎屏煤电集团公司实施精准扶贫工程,规定处级以上干部都要包人包户,董事长也带头确定了联系户。 春节前,董事长终于抽出一天时间,来到公司所属的白岩山煤矿,到他负责的联系户家里去看看。这一看,董事长感到很震惊,也很心酸。 这户人家真是穷得家徒......
赵延鸽;男浴池的“严师傅” 2018/3/12
还没走近浴池的大门,大老远就听见里面的吵嚷声,不用猜都知道,浴池新调来的职工小曹又挨师傅的训了,这几乎已成为最近每日上演的戏码,大家已见怪不怪了。话说这位师傅是浴池的老班长了,认识他很久了,印象中的他并不是这么刻薄、暴躁、脾气大的人,以前被......
王长军:老奴才 2018/3/12
由于遭受太多的生活磨难,他早已经从一个挺直脊梁的人,变成了一个圆滑世故、见风使舵、随机应变的人。他看上去很聪明,其实是世故;表面上对谁都是笑脸,其实骨子里他只崇拜金钱和权力。只要遇见有点权力的人,他的人格就不存在了。他像一个太监,又像一个家......
王长军:相 亲 2018/3/9 1
年轻时期的胡富贵调皮捣蛋,上学没有多大本事,干些歪门邪道的事情,却是他的拿手好戏。 有一天,他在自己家的猪圈旁边戏弄猪,猪看他是一个半大孩子,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结果他用棍子打猪,猪就用鼻子拱他。猪身上挨了几棍一点不咋咋,没想到猪一鼻子拱......
吴康凯:黑手印 2018/2/26
《平凡的世界》里有这样一句形容咱们煤矿工人的话“煤矿工人吃的阳间饭,干的阴间活。”对于这句话,我们深有体会,这种体会耐人深思,催人反省。有人说,这是故事,因为,它是生活与工作的一个时期的缩影。 按照矿上的安排,今天......
王长军:生命的价值(小说) 2018/2/10
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,但每次想起她,我都禁不住自己的心灵颤抖,止不住的泪水直往下流。岁月沧桑,人世变迁,我的脑海里为什么烟云翻滚,却仍然挥不去她的影子?是惭愧、内疚、遗憾,还是对同类的一种同情?事情得从一件事情说起。 她叫小菊,出生于偏僻......
蒋昌明:鲍老黑 2018/2/10
历史上的包拯“包老黑”铁面无私、刚正不阿,已成为主持公理和正义的化身,他的精神在当今矿工老鲍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传承和发扬。老鲍,人长得黑不溜啾,五大三粗,在川东某国有煤矿当了10多年的安监员,丁是丁、卯是卯,就是天王......
王长军:爱矿如家三句半——为单位卫生班演出而写 2018/2/3 1
甲:今天公司大联欢, 乙:欢天喜地笑开颜。 丙:我们说个三句半, 丁:请大家——点赞。 甲:干部员工都到场, 乙:我们演出您欣赏。 丙:如果高兴请鼓掌, 丁:全部中大奖。 甲:上台表演没经验, 乙:台上一站腿打颤。......
王长军:陌生的孩子(小说) 2018/2/2 1
爷爷高尚德已经十年没有见过城里的孙子高富贵了。如今的高尚德已经七十多岁了,随着年龄的增高,他对子女的思念你也越来越深。当年儿子和儿媳妇在煤矿工作,孙子高富贵就跟着爷爷在山里农村生活。那时候爷爷疼孙子,孙子爱爷爷,虽然生活非常贫穷艰苦,但那种......
马 萌:白起的民间传说故事 2018/1/30
白起是秦昭王时的国尉,精于用兵,屡战获胜,夺取韩、赵、魏、楚大片领土,攻克楚都郢,被封为武安君。特别是在长平之战中,他采取迂回、运动的战略战术,大败赵军,坑杀降卒40万,被后世人视为“杀人恶魔”。 在韩城民间流传着......
汤 凯:小李和小王的故事 2018/1/24
小王和小李是很要好的哥们,小王是队上的电工班长。一次喝完酒,小王搂着小李的肩膀说“伙计,最近咱们队上缺电工,你来不。”小李面露喜色,随即又愁眉苦脸,低声的说:“伙计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和队上的领导不是很熟......
谢文峰:开和谐(小小说) 2018/1/20
冬天的清晨,寒风像一把大蒲扇,把小镇街道上的灰尘和垃圾搧得七零八落。 街道的尽头,一位老人在路灯隐约的灯光下面,手擎笤帚努力地清扫着街道。寒风袭来,街道两边的树发出呼呼的怪叫声,但矗立的高楼仍在沉睡的乡梦中。 老人姓郭,是该片区的环卫工......
耿张成:一块护腰板 2018/1/18
那是去年一个普通的夜晚,百无聊赖的我躺在中队宿舍辗转难眠,于是一个人站在宿舍门口,仰望着星空,自在的踱着碎步,惆怅着自己的未来,思绪着过往的回忆。 夜色逐渐深沉,狂风乱舞,道道耀眼的闪电不时将夜空撕破。一场大雨即将来临。尽管如此,那些刚进......
宿晓楠:神奇的树枝 2018/1/8 1
从前,有只可爱的小鹿,它很天真,也很顽皮。 有一天,它又想出去玩了。便央求妈妈:“妈妈,我想去森林里玩,可以吗?”“森林里大灰狼太凶残,云豹、狐狸太狡猾,你一个行吗?”妈妈问。“......
焦 伟:群口相声《七嘴八舌说长城一矿 》 2018/1/4 1
戊:下面哪我给大家表演一个节目,单口相声《说长城一矿》、、、、 合:唉,说好我们大家一起上台的,你怎么自己上来了? 甲:就是,怎么回事? 丁:凭什么自个上来,把我们扔下了。 乙:你长得比别人好看咋地,你长三只眼? 丙:就是,你不说......
李利华:我是一顶安全帽 2017/12/29
我是一顶安全帽,我生来就没有绅士帽那尊贵典雅的气质,没有鸭舌帽那青春张扬的个性,没有嘻哈帽那飘逸轻快的身影,也没有女人们的遮阳帽那清新脱俗的样貌,有的只是朴实无华的皮肤和憨厚敦实的身材,外表平平淡淡,甚至看起来有些滑稽,戴起来还显的有些笨拙......
王佳运:老王的“武林秘籍” 2017/12/21
刚进办公室,老王又打开自己的工具柜取出了那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黑色笔记本,那是老王每天工作的必备物品。同事们都很好奇的问“为什么老王你每天总带在身上,那笔记本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?”。可满怀期待地翻开之后,却只有密密麻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