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 首页
用户登陆:  密码:   快速注册  
分站: 中国西部煤炭网  华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华中站 | 东北站 | 校友录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页  煤炭新闻  政策法规  新闻写作  技术论文  项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矿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价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资调剂  矿山机电  煤矿人才  

王长军:走向深渊(小说)

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8/4/8 18:14:26    小说林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
    大学毕业之后,陈玉成应聘了十二家自己内心本来还有点看不上的单位,却由于种种原因,竟然没有被一家单位录取。陈玉成十分郁闷。不是自己的成绩不好,也并非自己的能力不行,被淘汰的原因竟然是他永远无法改变也无法接受的一个理由:丑。美与丑之间本来没有什么硬性标准,人家说了算,陈玉成怀着满腔的仇恨离开了自己所应聘的一家家单位。陈玉成自己对自己的长相也没有什么信心,他经常从镜子里观看自己:平行四边形的头,两条楷书的一字眉,一双灰暗而迷惘的大眼,小蒜头鼻子,半圆形的耳朵,还有一张吃四方的大嘴。它们就像不会种庄稼的农民硬把几样东西放在了一起,没有协调感,没有和谐感,而且互不相让,互不配合,搞得一张脸很容易让人记起,别人却偏偏想把他忘记。这且不说,偏偏陈玉成好在女人堆里混,上大学几年时间里,好几个美女还偏偏爱和陈玉成在一起。可是陈玉成喜欢谁,谁就开始不喜欢他了。搞得陈玉成心里莫名其妙,后来他终于想通了,原来那几个美女不是真的喜欢他,而是把他当做陪衬人。有他在旁边,可以增加信心,显示爱心,就像一片枯黄的叶子,能够更加衬托出鲜花的美丽。陈玉成恋爱失败,应聘失败,接二连三的打击搞得他对一切都没有了热情,对一切都没有信心。但他并没有死心,他相信路要靠自己去闯。作为一个山里农民的后代,他知道,即使是崎岖的羊肠小道,只要你坚持走下去,就一定能够到达目的地。他把自己从父母那里挤来的两千块钱花完之后,咬紧了牙关,一天都没有吃任何东西,在一家小旅馆的一间简陋的地下室里,睡着了。梦里他成了老板,不仅收入可观,而且身边美女如云,他在得意忘形时醒来了,心里有说不出的遗憾,而且还饿着肚子。
   没有钱,在城市里混不下去,他又没有其他谋生的能力,于是几经辗转,他决定回到山里乡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
   虽是上的医学院,但由于学校管理制度及教育水平的限制,加上自己也没有努力学习,所以他的毕业成绩虽然不错,但真正的实际能力却相差甚远。为了谋生,他只得厚着脸皮,在农村一个集镇的街道上租了一间不大的门面,开了一家没有执照的诊所。刚开始的时候,不仅没有人来看病,而且山里人还以一种鄙夷的目光看他,并且用鄙夷的口吻笑话他:“想不到呀,医学院的毕业生,竟然还呆在山沟里,你是聪明过了头,还是脑子进水了?”还有的妇女笑话他:“看你这样子,可能是白馍吃多了!”陈玉成无言以对,他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   渐渐地,小诊所里也来了一些头痛发烧、脚疼手痒之类的病人。陈玉成以为是衣食父母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极其小心,极其负责,从打针吃药到各种注意事项,都不厌其烦地一再叮嘱,生怕放跑了任何一个看病的机会。随着病人的增加,陈玉成给自己买了一辆摩托车,一方面自己使用方便,一方面可以到病人家里去出诊,并且可以多收一些钱。山里人厚道,有时还请他吃顿饭、喝点酒,他没有架子,谨小慎微,人们不仅忘记了他的形象,而且渐渐有些喜欢他了。
    他家本来就是山里农民,他深知山里农民想什么,因此他的小诊所渐渐开得有些红火起来。
   随着收入的提高,他开始需要一个老婆了。由于相亲一次次的失败,他甚至都恨那些电视台搞的所谓的《非诚勿扰》节目。他心里说,这些节目,把一群能说会道、善于观颜察色、投机取巧的俊男靓女搞在了一起,其实根本也谈不上是什么爱情!他深情地寄希望于他的病人,希望逢着一个散发着山菊花一样芬芳的、有着山菊花性格的姑娘,能够和他同甘共苦,走在一起。
   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陈玉成天天留心,真的还碰上了一个山菊花一样的女子。那时何依丽刚刚二十出头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。由于家里特别贫困,打工又挣不了几个钱,而且她父亲长期卧床不起,吃的药比饭还多,因此负债累累,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自从陈玉成开了这个小诊所之后,何依丽家已经欠了陈玉成两千多元的医药费了。从内心来讲,何依丽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陈玉成的,且不说外貌如何差异,就是性格上何依丽一点也没有喜欢陈玉成的地方。但是,陈玉成是个有心人。他天天去照顾何依丽的父亲何长根,这样就有机会接触何依丽。刚开始的时候,何依丽特别不习惯,甚至有些反感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陈玉成又总是小心翼翼,何依丽也没有办法不和陈玉成接触了。
   正像尘埃里盛开的花朵、山谷里流出的清溪,何依丽家里虽然穷,但性格要强,而且非常乐观,在她活动的范围里,常常会听到她甜美的笑声。为此她妈妈经常骂她没心没肺,不知道忧愁。每当何依丽从外边归来,陈玉成总是用一双死眼珠子盯着何依丽看,而且一看就是半天,眼珠一动也不动。每当何依丽出去的时候,陈玉成又总是用目光把她一直送到看不见。直到看不见了,他那双死眼珠子仍然会朝着何依丽离去的方向看上半天。陈玉成的心思根本瞒不过何依丽的父母。他们以过来人的眼光看陈玉成,虽然娃看着样子不咋样,但吃苦耐劳,又是个大学生,而且又没有什么坏毛病,如果女儿找一个这样的对象也算不错。因此他们就没有阻拦陈玉成追求何依丽。何依丽常常被陈玉成看得不好意思,又没有办法发作,只得听之任之。有时候何依丽也想,这个平行四边形脑袋的小伙子也挺有心计的。陈玉成又经常买些礼物送给何依丽的父母,买一些小首饰、小发卡之类的给何依丽,渐渐地何依丽也不把他当外人了。
    这一天,陈玉成又盯着何依丽看,何依丽问:“死盯着人家看什么看?”
    陈玉成:“你真美,我、我、我想。。。”陈玉成顿时脸红脖子粗的,说话也结巴了。
   “咯咯咯,”何依丽笑起来,“看你那个傻样,想什么哪?”
   “想、想你。”陈玉成终于鼓起勇气,把心中憋了好久的心里话说了出来。他等待着何依丽的拒绝。他觉得他根本配不上何依丽。他追求何依丽只是利用了她父亲有病这种优势。没想到何依丽并没有拒绝他,反而红着脸,一甩短发跑进屋去了。本来陈玉成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如今一看这情景,心里像冒出了一股蜜汁流出的清泉,说不出的甜蜜,说不出的爽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三、
   何依丽家里穷的出了名,乡政府民政所就每年留一个名额救济何长根。在接触过程中,有一个乡干部四十多岁了,已经和老婆离婚多年,长着一副魁梧的身材,有着保养很好的皮肤,仗着自己在乡里混得有点头脸,也渐渐地喜欢上了何依丽。他托人说媒,被何依丽的父母拒绝了。这个乡干部就是赵长春。赵长春怀恨在心,时刻想办法要报复何依丽家,要让何家知道知道他赵长春的厉害,然而总是没有机会。
    陈玉成一直追求何依丽,随着何依丽的逐步让步,他和她之间渐渐水到渠成。
    没有嫁妆,没有陪送,甚至没有一件自己家买的像样的衣服,何依丽就出嫁了。本来陈玉成给何依丽买了几身好衣服,结婚那天让何依丽穿上,但何依丽非要穿自己家买的,陈玉成犟不过她,只得由着何依丽的性子。
   婚后的生活没有多大的起伏,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。
    山村里有一个可怜的老婆婆,身边只有一个傻儿子。有一天她发高烧,托人叫陈玉成去给她看病。陈玉成给何依丽安排了一下,就出诊了。
   他骑着摩托车沿山路去给老婆婆看病。因为操心家里的何依丽,没想到居然用错了药。老婆婆本来只是感冒,谁能想到陈玉成一针下去不到三个小时,竟然把老婆婆毒死了。陈玉成刚刚回到诊所,就接到电话,说老婆婆已经死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陈玉成急忙检查自己的用药,才发现由于当时走的匆忙,把药拿错了。陈玉成后悔莫及。虽然没有人知道老婆婆的死与他有直接的关系,但他内心知道,老婆婆确实是他害死的。当天晚上,他睡不着觉。面对何依丽的温情,他没有一点情趣。从此,他就像换了个人,整天没精打采,仿佛得了什么大病似地。这期间何依丽也学了一些医疗知识,比如一般打针配药什么的,她也可以干了。那个追求过何依丽的乡干部赵长春,总是有病没病都来诊所,时不时的纠缠何依丽。
    有一天,陈玉成又去出诊了。赵长春进了诊所,开始调戏何依丽。当时外边下着大雨,没有人来看病。在何依丽一再拒绝下,赵长春把何依丽按在床上,强奸了。何依丽哭得死去活来。等陈玉成回来,看到何依丽的样子,吓坏了。何依丽本来想等陈玉成回来见一面之后,就去自杀,被陈玉成拦住了。因为怕丢人,他们没有告赵长春。赵长春得手之后,先是吓得屁滚尿流,后来看看没有发生什么事,于是胆子渐渐大了起来。不仅还到诊所里来,而且有时候当着陈玉成的面,也对着何依丽调戏,说一些下流话。
   陈玉成心里暗想,你小子不要犯在老子手里。只要你落在老子手里,老子会叫你死的很惨很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、
   每当深夜,陈玉成常常想起那个死去的老婆婆。每次想起她,他的心里都悔恨、痛恨自己。在自己的心灵深处,他对自己进行着一场道德的审判。虽然没有人追究他,但他良心上其实被判处了无期徒刑。特别是想到那个失去母亲的傻子,陈玉成更是深深的后悔、痛苦。
    自从何依丽被赵长春强暴之后,陈玉成的心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。对于那个老婆婆,他是失误杀死了人。而对于赵长春,他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他,为何依丽、为自己报仇。从此,他天天寻找机会。没想到赵长春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更加放肆。终于机会来了。这一天,赵长春感冒了,要求何依丽给他打一针。
    于是,陈玉成给他在输液过程中做了手脚。
    从此,赵长春天天必须看病,而且越来越严重,直到他临死的时候,陈玉成才告诉他,“老子叫你死个明白,你是我专门用药弄死的!”奄奄一息的赵长春听了这句话,气的血气上涌,没过几分钟,就死了。
    陈玉成报了仇,他心里涌出一时的快意。
   没想到呀没想到,自己手里的一根针,竟然可以给自己的仇人判死刑。原来经常在深夜审判自己的陈玉成,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法官。一针下去,不一定能够救活一个人;但一针下去,却可以确切地判处一个人的死刑。他想了很多,正像现在网络里说的,医生越来越像屠夫了。
    接下来,陈玉成的胆子越来越大,他把手伸到了一个市容人员的身上,因为这个市容人员曾经粗暴的打过他的父亲,陈玉成在他有病的时候送给了他一支绝命针。他又看不顺眼一个街头小混混,把他也送到了阎王殿。
    直到有一天,市里检查各种医疗机构的资质,把陈玉成的诊所给无情地取缔了。后来经过公安机关的多方侦查,终于查明:陈玉成曾经因为胡乱用药,把一个小混混给过失杀死了。其余的事情,由于没有证据,无法继续侦查。陈玉成因为过失杀人,被法庭依法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。在法庭上,陈玉成坚持自己是故意杀人,别人都以为陈玉成疯了。
  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一天天的发生着,一步步的将人推入深渊。真正应该受到审判的,究竟是谁哪?而且法庭的审判有足够的证据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、
    何依丽会见陈玉成的时候,哭得很伤心。她说:“虽然你的相貌很丑,但你的心真的不坏。你如今变成这样 ,我知道是因为什么。我,会等你。”

作者:陕西黑龙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王长军      编 辑:肖平
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,必须注明“来源:中国煤炭新闻网(dafabet手机版 www.falian-tech.com)及其原创作者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?
本站实名: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
地址: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-3 邮编:400039
Email:gasover@263.net 备案序号:渝ICP备05006183号
编辑部电话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广告部电话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编辑部:
业务合作: dafabet手机版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